网站地图  |  产品中心  |  联系我们 | 咨询热线:0769-2166 8500欢迎进入东莞市昊群计算机有限公司官方网站
华为与H3C的前世今生
时间: 2019-07-01 10:59  来源: 未知  作者: 昊群计算机

 

在中国的网络通信设备市场,有两个华字辈的选手,一名叫“华为技术有限公司”,另一名叫“杭州华三通信技术有限公司”。

 

这两个人有着血浓于水的情谊,在历史上为了抵挡强敌思科的入侵,一起并肩战斗过。而这俩人曾经肝胆相照,互相立下城下之约,发誓井水不犯河水,你玩你的运营商,我玩我的企业网。

 

然而在利益面前,任何人心都会改变,为了瓜分市场,两人大打出手,我抢你的地,你吞我的城,曾经的情谊荡然无存。

 

如今,这两人都成了行业里有头有脸的人物,可是手中的盘子越大,明中暗斗也越大,台面上打嘴炮,台面下架枪炮。

 

1
 

华为与华三的前世之缘

 

一切恩怨的源头,还要从他俩的老对手“思科”,以及思科的老对手“3com”说起。

 

1979年,以太网之父鲍勃·麦特卡夫,拒绝了史蒂夫·乔布斯(苹果创始人)的盛情激情,自己成立了一家名为3com的公司。

 

在上世纪70年代末,网络技术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,包括以太网技术在内的,十余种不同的局域网技术充斥在当时的市场上。麦特卡夫作为以太网之父,在为3com扩展市场地盘的同时,也不断推广自己的以太网技术,伴随着3com的市场影响力越来越大,以太网技术也成功淘汰了其他局域网技术,成为了现代网络的基础。

 

到了1990年,3com成为了网络通信领域的霸主。值得一提的是,3com所涉及的行业并不局限于网络通信,还包括了操作系统、工作站、掌上电脑、网络通信等。

 

在互联网网络通信行业里,3com遇到了一个命中注定的对手,这个对手名叫“思科”。 1984年,在人才辈出的斯坦福大学里,有一对教授夫妇,他们分别是:计算机系的计算机中心主任莱昂纳德·波萨克和商学院的计算机中心主任桑蒂·勒纳,俩人共同创办了思科公司。思科一开始历程非常坎坷,创始人出走,管理层更替,目标不明确等一系列问题困扰着思科。直到传奇CEO约翰·钱伯斯掌舵,思科才开始在成功的道路上狂飙,并很快成长为行业内的巨人。

 

1993年,思科怼上了行业领头者3com。两大高手过招,双方一上来就玩起了收购大战,抡起上百亿美元的资本互相伤害,这场收购大战存续打了四年。

 

直到1997年,3com收购了一家名叫U.S.Robotics的公司,转移战略重心到了调制解调器市场,对峙有了变化,这个事件成了双方的决胜点。调制解调器市场并没有如3com预料的那样,成为未来的主导,反而令他错过了以太网技术从十兆向百兆的转型升级。

 

新世纪来临之前,思科成功把3com干翻在地,成为了网络通信行业新的领头者。

 

每一任领头者,都会遇到一个命中注定的对手,3com遇到了思科,而思科遇到了华为。在思科与3com激战正酣的时候,一位来自东方的企业,进入了美国的网络通信市场,并趁着两大巨头干架之际,逐渐站稳了脚跟。

 

在顺利解决了上一任老大哥3com的思科,回过头对付华为这个新的挑战者时,颇感无奈。这个本家远在东方的家伙,总是跟着自己的步伐做研究,并能拿出价格更低的产品,而且根本不吃收购大战那一套。

 

为了打跨华为,在2003年1月,思科使出了大招。向美国法院起诉华为侵犯知识产权,思科这一招厉害,让华为不得不在半个月内,下架了所有遭起诉的产品。然而华为的见招拆招,为了对付思科,华为找到了被思科打跑的3com,提出组建合资公司共同反击思科。华为和3com最后达成统一战线,本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,这条至理名言,在2003年3月,3com和华为结合,成立的合资公司Huawei3com公司(H3C),总部落户杭州。

 

思科与华为的这场战争,因为老对手3com的加入而变得微妙起来。2003年6月初,德州(德克萨斯州)法院宣布华为有侵权行为,然而到了6月中,3com就站出来给华为作证,称:思科所谓的华为侵权是不存在的。两个老冤家换了个立场,又打掐了起来。

 

到了10月,一直抓着侵权大招的思科突然宣布终止版权诉讼,并要求审判延期,而这一延,就延到了一年后,思科最终宣布终止诉讼。思科一门心思想除掉华为,不仅把已经被打跑了的老对手给招了回来,还整出了个新的竞争对手(华为),自己辛苦攒的大招也基本放空。

 

而这场版权大战,最大的赢家是华为还是3com?都不是,而是那家合资公司Huawei3com。这个流淌着华为血液的新角色,就是未来的“新华三”,网络通信行业的新星。

 

缘分、情谊、承诺,到2004年,为了抵御思科的入侵,华为和华三并肩战斗,这可能是他们最初和最后的美好。时间流转,随着新玩家加入到网络通讯行业的竞争中,一切最终都在滚滚东流水里化成了憎恨。

 

2
 

华为和华三的今世之争

 

2003年,Huawei3com刚刚成立时,华为控股51%,3com控股49%。华为、Huawei3com、3com三家在一条战线上同思科斗争了整整五年,期间华为以20亿美元的价格,将所持有的Huawei3com 51%的股份,分两批,全数转让给了3com。

 

2007年4月,Huawei3com正式更名为H3C(华三),华为出售股份同时,还把自己企业网业务全数交付给了新生的华三,并对华三许诺:企业网业务的地盘今后是你华三的,我华为只专注于运营商。

 

全盘接手华三的3com,在天梯单排的道路上并没有能上分。时间到了2008年,3com的所有业务开始全线崩盘,无奈之下,3com发出求救信号,华为最先响应,准备出高价收购3com。早年败走德州(德克萨斯州)的思科,在此时终于找到了反击的机会。先是联手美国国税局以税务问题为由,阻挠了华为的首次收购;再是联合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,第二次插手华为的收购。最终,在2009年,3com连同华三一起,被惠普以2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。

 

流淌这华为的血液成长起来华三,从此成为了惠普旗下的一家全外资企业。华为和华三,不会再有并肩战斗比喻强敌的回忆了,未来的两人只会站在相互对立的立场上,为相互对立的利益,互相殴斗。惠普(HP)这个在硅谷的标杆,美帝科技豪门,借3com跟华三之力,成为了网络通信行业里的新玩家。

 

2010年4月26号,正式收购3com仅仅十余天的惠普,宣布成立网络通讯新品牌:HP Networking(惠普网络),替代吞并进来的3com。有着30年的历程的3com和他的三环标志,成为了历史。

 

3com已然终结,那么作为3com子公司的华三呢?幸运的是,华三暂时还活着,惠普并没有立刻让华三成为历史,作为3com生前的上分利器,惠普深知华三的价值,并非简单的吞并就能完全消化吸收的。于是惠普允许华三继续使用原品牌打中国区的排位,但所有行动必须受惠普网络的管控。

 

在给予华三自由的同时,惠普还给这份自由加了一些代价:第一,华三的品牌只能到2014年底,之后不许在使用;第二,原本属于华三大量业务,需被惠普网络剥离,分配给惠普的其他子品牌。这个代价,令华三的规模在一朝之间,缩水到了2003年公司刚刚起步的水平。

 

从3com的主心骨,到惠普都门下客,华三那些年在落魄与失意中不断游走。然而,给华三最大打击的并不是惠普,而是来自另一条道上的玩家:阿里巴巴,以及阿里巴巴提出的“去IOE运动”。去IOE的本意,是在阿里巴巴的IT框架中,剔除国外设备,采用国产设备。IOE即为:IBM的小型机、Oracle(甲骨文)的数据库、EMC的存储设备。这和中国政府在未来对国家信息安全规划,不谋而合,尤其是在2013年的棱镜门事件后,去IOE运动进入了快车道。

 

中国区排位赛的规则被裁判组重新定义:中国的信息安全必须牢牢的掌握在中国企业手里,以防止数据丢失而造成一系列严重后果。

 

新的游戏规则下,华三的全外资玩家的身份令他在2014年,战绩难看至极,央企国企纷纷抛弃华三。而曾经并肩战斗的队友华为则开始背后插刀,顺势抢占了原本属于华三的大量地盘。 2014年战绩难看的不仅仅是华三,还有惠普,一系列投资的失利,不断增加公司的内斗,不停扩大的亏损,还有天梯上止不住的连败,最终令惠普这个豪门在2015年分了家:一家名叫“惠普公司(HP Inc.)”,另一家名叫“惠普企业(HP Enterprise)”。

 

2014年,对于华三来说是苦不堪言的一年,在中国信息化升级换代的关键时刻里,华为在攻城略地,华三只能痛苦的等待。华三的困局在2015年又被点破,一个来自中国的土豪随手一挥,斥资25亿美元收购了华三51%的股份,而惠普企业(HPE)占另外49%的股份,赐予了华三梦寐以求的国资玩家身份,令华三有了重回中国去打排位的资格。这个挽救华三于危难之中的土豪,名叫“清华紫光”。

 

华三为了纪念这个浴火重生的时刻,将自己改名为:新华三(H3C)。

 

从Huawei3com到华三,从华三到新华三,没有哪一位IT界的玩家经历过如此大起大落的发展历程,如今的新华三已经从低谷中走出,开始与一个个实力强劲的对手正面交锋。这其中不乏老对手思科,也不乏老队友华为。

 

载至2017年上半年,新华三那些被惠普剥离的业务逐渐回归,并展现出强劲的排位上分能力,综合实力更是跃居国内前三,和思科、华为分庭抗礼。

 

思科、华为和华三之间的新纷争才刚刚开始,下一次联合,下一次分离,下一次阴谋阳谋,下一次猝然死亡,也许就在不久之后。